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中医很神奇“单方治大

  小时候,对于中医的认识很肤浅。几把草,一个陶罐,加些许水熬成汤就能治病,甚至经常听到有人说,“单方治大病”。那时侯,觉得中医很神奇。

  可是,在我10岁时,这个心中的神奇之塔轰然倒塌了。家里接二连三地出事,先是最小的弟弟死于脑膜炎,后来是16岁的哥哥死于高烧。这其中,就有中医之“祸”。因为依现在的医疗技术分析,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,对于如此凶险的疾病,农村中医抑或是西医都是无能为力的。

  也可能是缘于以上原因之故,父亲那时对中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很是钻研了一段时间,甚至还拜了师。于是我和哥哥的耳边就经常听到他灌输有关“十八反”“十九畏”之类的中医知识。但是,对于中医,我还是怀有一种排斥心理,除了前述原因外,浅意识里总认为西医比中医来得快、效果好。

  我对中医认识的提高,缘于襄阳市中医医院一位叫洪伟的老教授。每次到医院给女儿看病,我们都找他。这不仅是因为相互略略认识,更重要的是因为对洪大夫高超医术和高尚医德的信任。洪大夫看病总是一副不疾不徐的态度,望闻问切十分仔细,其沉稳之风总能让心急火燎的病人及家属安定不少。他中西医均在行,尤其擅长中医儿科,我女儿每次生病,只要请他诊治,几副中药一喝(间或也使用一些贴剂),总能化险为夷,这让我对博大精深的中医药很佩服。说起来,还出现过“追”医生的趣事。

  前几年,洪教授退休以后,在医院坐诊的时间大为减少,大部分时间在家休息,有时也应邀在外坐诊,我们就千方百计打听他的行踪。有一次,女儿傍晚生病,发烧、胸闷难受。我们赶快打的把她送往洪大夫坐诊的医院,谁知到医院才知道大夫当天不在医院坐诊,经过打听,听说洪大夫在医院下辖一个诊所坐诊,我和妻子一商量,直奔那儿去。到那儿去一看,心更凉,洪教授不在,一问,洪教授刚走。怎么办?看看天色已晚,中药方,我和妻子不禁忧心如焚。经过再三询问,我们又打听到了洪教授家的地址,然后直奔他家。到他家后,洪教授一听说情况,马上对孩子进行了仔细的询问检查,最后开了处方,经连夜治疗,女儿第二天病情大为好转,连续用药三天后痊愈。

  弹指一挥间,又是10余年过去了,如今的洪教授年逾古稀,仍在坚持坐诊,惠及八方。我回想求医路上的一幕幕,虽然艰辛但却快乐,心中总是不时涌起一份感动。时下,人们常常感慨医患难于和谐,其实,从医者来说,医术和医德是最不可或缺的基本要求,而对于患者,信任、理解和宽容则显得弥足珍贵。

  2008年,缘于一篇获奖征文和对中医的热爱,我有幸调入襄阳市中医医院,成为洪大夫的同事。这让我能够接触和了解更多的知名中医,当然,也有了更多的感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