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埃博拉符合《伤寒论》中的“少阴

目前中医对埃博拉出血热病尚没有治疗经验可谈,但是在历史上,中医曾多次参与“出血热”疫情的控制与治疗,并获得良效。从发病表现上,笔者认为埃博拉符合《伤寒论》中的“少阴病”发病规律。临床初步可以分为四期:

一是发病初期,少阴太阳并病,发热,恶寒,极度虚弱,头痛,肌肉疼痛,咽喉疼痛,重症患者可出现神志改变,如嗜睡、谵妄等症状;符合《伤寒论》第281条表现,治疗上可用麻辛附子汤为主。对于“全身疼痛”,可参考305条“附子汤”; “咽喉痛”可选用猪肤汤、甘草汤、桔梗汤、苦酒汤、半夏散及汤等。

二是吐利期,少阴太阴并病,呕吐,腹泻,符合《伤寒论》第283条记载,治疗上可选用黄连阿胶汤;但临床还需兼顾“阴火”,即湿热毒邪内闭伤及元气,阴火下溜者也可用东垣补脾胃升清阳泻阴火汤。

三是出血期,少阴太阳蓄血并病,中药方剂,各种出血症状,符合《伤寒论》第293条记载,治疗上可以选用桃花汤。兼有太阳表证者,又可参用膀胱蓄血之桃核承气汤证及膀胱蓄水之猪苓汤证。

四是厥脱期,少阴厥阴并病,可出现低血压、休克等,可并发心肌炎、肺炎和其他多脏器受损,其中“手足温者”预后较好,符合《伤寒论》第287条表现。休克早期多为四逆散证,休克后期多为四逆汤、通脉四逆汤证,见有“腹胀、不大便者”,可急下存阴;脉微涩不至,当灸之,我国著名的针灸学家周楣声教授的《灸绳》多有发挥,也可参考。

总之,在临床中应严密观察病情变化,观其脉证,知犯何逆,随证治之,其中“固太阳少阴邪可愈,强太阴邪不内传,养少阴命可保”自当参考;治疗上还当注意:“少阴病,但厥,无汗,而强发之,必动其血。”(第294条)另外,《温热论》所言“入血就恐耗血动血,直须凉血散血,如生地、丹皮、阿胶、赤芍等物”,包括紫雪丹、安宫牛黄丸、犀角地黄汤又当酌情考虑。埃博拉出血热目前为止主要呈现地方性流行,局限在中非热带雨林和东南非洲热带大草原,“热毒”、“湿气”又当兼顾,性味组方时可参《内经》“岁宜咸以耎之,而调其上,甚则以苦发之;以酸收之,而安其下,甚则以苦泄之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