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“阳主阴从”说不可取

近年来中医学术界对“阳主阴从”的来源和认识不够清晰,笔者通过一定的文献研究论述如下,供同道参考。
 
首先,《周易》与《》中没有“阳主阴从”,一阴一阳之谓道。
 
《素问·宝命全形论》曰:“人以天地之气生……天地合气,命之曰人。”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曰:“生之本,本于阴阳。”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曰:“阴阳者,天地之道也,万物之纲纪……”《周易·系辞上·第五章》曰:“一阴一阳之谓道。”《周易·系辞上·第十一章》曰:“天地变化,圣人效之。”在《》和《周易》中,我们能看到对于“天地”“阴阳”有同等程度的重视。
 
人效法天地,效法出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“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”;效法出“夫大人者,与天地合其德”;效法出“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……能尽人之性……则可以与天地参矣”。这都显示了天与地的地位同等重要。
 
其次,此“天尊地卑”之“尊卑”非“男尊女卑”之“尊卑”。
 
要认识“阳主阴从”的误读,中药,一要重新认识“天尊地卑”(天属阳,地属阴),二要重新认识“男尊女卑”(男属阳,女属阴)。
 
《周易·系辞》开篇即言:“天尊地卑,乾坤定矣。”有人认为《周易》对天地之气的定位,在向社会哲学延伸的过程中,直接开启了中国文化以阳为尊、为贵的历史。如果这样理解是对的,则《周易·上经·坤卦第二·象传》中“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”就应该解释为:君子要学习不尊贵的、卑下的地,学习其厚德载物。其理不通。
 
紧接着《周易·系辞上·第一章》开篇“天尊地卑,乾坤定矣”“卑高以陈”,已经说明了问题,低和高一经陈列,“贵贱位矣”,显眼的和不显眼的位置就确定下来,需要各安其位。此处的“尊卑”“卑高”“贵贱”等都只是位置和分工的不同,没有当今语言中尊贵和卑贱的区分。《礼记·中庸》中的“君子之道,辟如行远必自迩,辟如登高必自卑……”也可以为证,其中“卑”是山脚的意思,没有尊贵和卑贱的区分。
 
正如《·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中“阴在内,阳之守也;阳在外,阴之使也”,此处的阴阳也只是位置和分工有别。
 
故“天地”和“阴阳”都没有尊贵和卑贱的区分。
 
最后,“男尊女卑”的误解。
 
曲解《周易》中的“天尊地卑”始于《列子·天瑞》中提出与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相反、与“天尊地卑”相似的“男尊女卑”,使女性处于被压制的地位。很多人误认为这是儒家的观点,实在是冤枉了儒家。
 
儒家经典《礼记》中明确提出了男女“同尊卑”,儒家经典也提出了君与臣、父与子的良性互动关系,这些都是对重阳轻阴的“阳为阴纲”为核心的变质儒家三纲的有力批驳。《礼记·昏义》中要求,男女结婚第一天起就要“共牢而食,合卺而酳,所以合体同尊卑以亲之也。”
 
《·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言:“阴阳之要……两者不和,若春无秋,若冬无夏,因而和之,是谓圣度……阴平阳秘,精神乃治,阴阳离决,精气乃绝。”阴阳是同等重要的,正如男女“同尊卑”,天地“同尊卑”。各安其位,发挥其正常的功能,才能促进和谐,长治久安。
 
综上所述,“阳主阴从”说,与变质儒家的“阳为阴纲”如出一辙,源于“天尊地卑”“男尊女卑”说。笔者梳理文献渊源,希望更多现代人、更多现代中医能认识到“阳主阴从”之误,回归到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。(张英栋 施飞壮 米贺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