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抗疫前线的中医人说说心里话

湖北省襄阳市中医医院 周金慧:
 
我是湖北省襄阳市中医医院儿科的一名护士,在本院隔离病区工作已20余天。
 
在这里,原本简单的抽血操作,因笨重的隔离装备而变得艰难,工作中也有很多困难。自愿申请走向抗疫一线,我一直没跟父母说,怕他们担心。父亲是个老党员,他经常说,“党员有党员的使命,要敢于奉献和拼搏。”如今,我奋战在一线,正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党员的使命,我想我不会让父亲失望。
 
湖北省中医院 杨柳:
 
我是湖北省中医院超声影像科的一名医务人员,超声科,中草药,对于抗疫一线来说,可能只是一点微小的火花。即便这样,我们依然竭尽全力,为这场战役贡献一份微薄力量。
 
我接到的任务是到各社区给病人做咽拭子采集。这个任务危险也艰巨,每一次采集后,我们和患者一样焦急,想要看到期盼的结果。
 
我透过护目镜看到我的同事,那原本美丽的双眼在长时间呼吸的蒸汽与汗水浸渍下变得朦胧,有点疲惫,有点黯淡,但又是坚定的,闪烁着必胜的光芒,那是因为每一双眼睛背后都有一种必胜的信念。
 
湖北省荆州市中医医院 汪振华:
 
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,作为宣传科副科长,我的一项重要工作是赶赴对口帮扶村——洪湖市朱市村进行抗疫扶贫工作。2月14日,我和同事将医院捐赠的1万余只口罩、消毒液、洗手液等带到村里。
 
“大姐,家里情况都还好吧,基本生活有没有什么困难?”我拿出10只口罩交到贫困户陈大姐手里,“这是荆州市中医医院专门为村民筹集的口罩,疫情防控期间你们要搞好个人防护。”
 
“太谢谢了,现在口罩买都买不到。”陈大姐接过口罩连连表示感谢。
 
江苏省泰州市中医院 赵月香:
 
我是江苏省泰州市中医院重症医学科的护士长,目前战斗在湖北省武汉市方舱医院的A区,在这里,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0小时以上,身上套上防护装备,垫上尿不湿,忙起来一天都喝不着水,顾不得上洗手间。
 
2003年,我曾参加抗击“非典”,2008年又参与汶川地震的救援。从抗击非典到对付新冠,我一直都有信心。我算不上英雄,但只要国家需要,我就义无反顾。
 
前两天,10岁的儿子为我写了下一首诗“望湖北·怀母”,其中的两句话是“遇如此灾难,义不容辞,不顾安危,救死扶伤”。我觉得儿子是了解我的,我感觉心中充满力量,也会努力成为儿子心中的“抗疫能手”。
 
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王国力:
 
我是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呼吸科的一名医生。今天是我来湖北襄阳的第五天,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,因为我家二宝出生了。作为父亲,我想对他说:“孩子,请原谅爸爸只能隔着手机屏幕看你,但你一直在我的心里;孩子,请原谅爸爸没法在第一时间抱你、亲你;孩子,希望我能成为你心中的英雄。”
 
山西省长治市中医研究所附属医院 冀丽娜:
 
2月14日是山西省长治市第四批援鄂医疗队出征的日子。作为此次援鄂医疗队的一员,这一天我有太多太多的感动,院领导的殷殷嘱托、同事们地深情祝福、家人们的深切期盼……
 
我想只是换了一个工作环境,践行的还是医护人员救死扶伤的职责。
 
晚上跟闺女视频,孩子对着手机说想妈妈,我何尝不想你,但我身负重任,我不能光为我们这个小家,也要为大家着想。最后,闺女跟我说:“妈妈加油!”她那稚嫩的声音给我鼓劲,让我更加有信心打赢这一仗。
 
云南省中医医院 万丽萍:
 
我是云南省中医医院老年病中心的护士长。在抗疫一线,我想念在天国的妈妈。妈妈,我想对您说,今天是我驰援武汉的第20天,也是您离开我的第365天。一年前的今天,您匆匆地走了,没有赶上见您最后一面,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。一年后的今天,我还是没能到墓碑前为您磕头,请原谅女儿好吗?
 
曾经,您自豪地和街坊邻里说,您女儿在医院工作,参加过汶川抗震救灾,现在去下乡扶贫了,所以很少有空回来。现在,我好想听您再次自豪地跟街坊邻里说,我女儿又去武汉抗击疫情去了。
 
妈妈,请您放心,虽然在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下工作,比平时耗费更多体力,也更加考验我的穿刺技术,但我依然能“一针见血”。妈妈,请您相信,不管您在哪里,不管我在哪里,我一定还是那个让您自豪的女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