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《素问遗篇》对主动隔离法的启示

中医防治疫病具有悠久的历史,早在《》中就有大量关于疫病的记载,后世医家结合不同时代特点和疫病发生情况而不断发展总结,形成了中医独特的疫病防治理论与实践经验。其中,中医对疫病发生与环境气候变化关系的认识,以及据此创立的五运六气对疫病的防治干预理论和方法,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地位和临床价值,近年来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。
 
《素问遗篇》已初步形成“主动隔离法”
 
《素问遗篇》,又名《素问佚篇》《素问亡篇》,包括《刺法论》和《本病论》两篇,一般认为是唐以后人因《素问》王冰注本中独缺此两篇而托名之作,由宋代医家刘温舒补入。刘温舒曾撰写《素问入式运气论奥》,是一本十分重要的五运六气专著。《素问遗篇》主要结合五运六气论述疫病防治思路与方法,提出三虚致疫、三年化疫、五疫五疠分类等内容。我们发现,其中已初步形成疫病期间的“主动隔离法”,对当前新冠疫情防控,尤其是居家隔离和愈后患者的“病后防复”工作具有重要参考意义。
 
《刺法论》中的疫病防治总则
 
《刺法论》中黄帝问岐伯:“余闻五疫之至,皆相染易,无问大小,病状相似,不施救疗,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?”岐伯曰:“不相染者,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,避其毒气……”这段问答明确指出了疫病的普遍传染性和流行性,也点明了疫病防治总原则,即保持机体正气的充盈,同时主动避开疫疠之气。这在中医防治疫病史上具有重要意义,也被为后世医家所广泛传诵和发挥。
 
《刺法论》针对疫病提出多种治法
 
对疫病的防治,《刺法论》主要提出针刺法,此外还有药浴法、吐法、服药法等,有意思的是在其论述针刺方法时列有调摄方法,其中可见疫情期间主动隔离以防治疫病的相关论述,也正是其防治总原则的一种具体体现。
 
如《刺法论》言,土疫期间针刺后“不须夜行及远行,令七日洁,清净斋戒”,不但主张土疫期间不宜夜间出行和远行,还要求要保持至少7天以上的清静调养,静养期间要注意身体清洁,保持环境的整洁卫生、空气清新和良好的情志调摄,饮食节制,不食用浑浊之品,甚至要达到“清净斋戒”的要求。这其中,我们尤需注意文中提到的“不须夜行及远行”,虽然这段话主要是针对土疫易伤肾脏(土制水)的角度阐发的,但具有普遍的参考价值。白昼阳光充沛,紫外线等光线可抑制病毒、细菌等病原体,而且白天人体正气也较充盈,环境因素和人体状态叠加,使人体相对不易受疫气侵扰;但入夜则阴气渐升,中药方剂,体表阳气偏虚,人体防护能力较差,因此疫情期间减少夜行和夜间活动更有易于健康。而远行之弊,一则耗人正气,易使人体处于筋骨劳损的状态;二则环境的改变增加了感染疫气的不确定性,对疫病防控存在风险,因此,疫情期间不宜夜行和远行,实为古人远见。
 
在木疫发生期间,《刺法论》强调予以针刺后,要求“静神七日,勿大醉歌乐,其气复散,又勿饱食,勿食生物,欲令脾实,气无滞饱,无久坐,食无太酸,无食一切生物,宜甘宜淡。”木疫最易损伤脾胃(木克土),故而先需注意顾护脾胃,此亦暗合“见肝之病,知肝传脾,当先实脾”的“治未病”思想。提示我们在木疫发生期间要重视对脾胃的调护,不可暴饮暴食,饮酒作乐,以防人体正气耗散;亦不可嗜食生冷、长期久坐等损伤脾胃,饮食宜茹淡卫生,减酸增甘,保持良好的饮食作息规律和心理情绪状态。
 
同样,在水疫期间针刺后要“静七日,心欲实,令少思”,水疫易伤心神,故要求静养期间避免过多思虑耗伤心神。金疫期间“静神七日,慎勿大怒”,金疫伐肝,而大怒伤肝,更加剧肝之损伤,因此静养期间尤其忌大怒。火疫期间应“静神七日,勿大悲伤也,悲伤即肺动,而真气复散也,人欲实肺者,要在息气也。”以火克肺金,故静养期间,尤不能过悲伤肺以加剧肺虚,并注意对人体呼吸功能的调护。
 
《刺法论》中的治法对居家隔离具有参考意义
 
以上法则虽是分别针对“五疫”针后调摄论述的,似各有不同,实则可兼收并蓄,以古鉴今。其核心法则是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,避其毒气”,其主要方法对当前普通人群和治愈后患者的居家隔离尤具参考意义,大致可归纳如下。
 
一是在疫情期间要有积极主动隔离的思想,而不是消极被动地隔离。
 
隔离时间要达到7天以上(当前疫情至少要隔离14天),并遵守相关要求,注意保持身心清净,主动减少与外界不必要的接触,如要外出做好防护措施,减少不确定性,降低疫病发生风险,尤其减少远行、夜行等较高风险的行为。
 
二是注意疫情期间的心理情绪调摄。
 
不要惊慌恐惧,不能大怒大悲,更不能纵情享乐,不知节制。人的形与神是一体的,心理情绪的失衡对人的身体生理无疑是有损害的。
 
三则注意疫情期间的饮食调摄。
 
不可暴饮暴食,不可食用生冷不洁之品,所有的食物都以高温烹饪过为佳,如饮食水果等,注意新鲜卫生,清洗干净,适量食用。另外,当前正是春气生发、易肝旺脾虚之时,在饮食上适量减酸增甘,也有助于顾护脾胃后天之本,减少饮食之患。
 
四是即使居家隔离,也不可不活动。
 
中医认为“久视伤血、久卧伤气、久坐伤肉、久立伤骨、久行伤筋”,此称为“五劳”,当前人们居家隔离尤其易出现“久坐、久卧、久视”的坏习惯,久坐、久卧、久视都是对人体正气的一种损耗,量变的积累引起质变,正气一旦亏虚,更易沾染疫气。因此居家隔离期间,制定良好的作息规律,早睡早起,适量运动,开展八段锦、太极拳运动,做广播体操、眼保健操等都具有积极意义。
 
五是注意保持身体和环境的清洁卫生。
 
勤洗手,多通风,室内及时清扫,保持整洁,有条件者可用、、檀香、玫瑰花等芳香化浊之品煮汤洗浴,睡前可温水泡脚,以促进良好睡眠。在《素问遗篇》谈到防治疫病方法时,也提到药浴法:“于雨水日后,三浴以药泄汗”,指出在早春“草木萌动”的雨水节气时,可用祛邪散毒、芳香辟秽的药物煎煮成浴汤,通过多次沐浴,来达到出浊汗祛邪气的效果。虽未明言用何种药物,但现代医者可结合具体情况而合理选用。
 
此外,《刺法论》还提到用吐法来祛除疫气:“于春分之日,日未出而吐之。”即在仲春昼夜平均、阳气升发的春分之晨,因势利导,使用吐法使浊气排出,避免疫气。也有医家注解,主张晨起用煎汤饮二盏,再吐之,可以避疫气。结合火疫期间应“人欲实肺者,要在息气也”的要求进一步引申,我们在疫病防控期间,还可以通过晨起调整呼吸、清嗓等以吐故纳新,排出浊气,以期达到护正气、避邪气的效果。
 
总之,《素问遗篇》对疫情期间的身心调摄十分重视,尽管论中有些缺文和衍文,但其蕴含的“主动隔离法”在当前看来仍具积极意义和参考价值。亦如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所言,我们在疫情期间若能做到“饮食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劳作”“虚邪贼风,避之有时,恬惔虚无,真气从之”,而不是“以酒为浆,以妄为常,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,不知持满,不时御神,务快其心,逆于生乐,起居无节”,能保持“正气存内”,达到“精神内守”的状态,主动“避其毒气”,那么即使在疫情期间,“病安从来”呢!(王国为 杨威 徐世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