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中医药能抗疫缘于7种学术基因

中医药防治疫病的历史悠久,学术特点明显。从两千多年前的东汉张仲景《》到清代叶天士《外感温热论》、吴鞠通《温病条辨》,中医药抗疫学术理论不断创新,形成较为系统的防治疫病的理论体系和赖以传承发展的学术基因。在近期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实践中,中医药充分显示其独特疗效。这缘于中医药独特的适宜抗疫的学术基因,简要来说,主要有七种凸显中医药学科特色的学术基因。
 
哲学思维
 
哲学是人类智慧的最高境界,重大社会自然研究实践通常先由哲学点题,再由科学破题。中医学具有哲学和科学的双重属性,其思维特征以哲学为主导。阴阳、五行学说作为中医药学的理论基础均以哲学的方式阐述社会、心理、生物、自然四维医学模式,以人体生理的功能性界定与人体解剖的实体性定位的有机结合,力求达到人体阴阳五行的协调平衡。这种擅长于发挥宏观、整体机能的哲学思维,适合重大突发性流行病在未明致病微生物、未有精准性靶向治疗化学药品情形下的应急和应对。
 
整体观念
 
中医学的学科特色特别重视整体,认为天人相应,人与自然相一体,自然界的气候变化、季节更替影响着疾病的发生发展。人体是个有机整体,表里上下、脏腑内外通过相连而不宜分割,疫病的病情演变所具有的个体差异、病变急骤、多脏损害、气候影响、心理改变等特性,均需要从整体分析应对。特别是新冠危重阶段的“炎症风暴”,从呼吸系统疾病猝然演变成多系统器官损伤,更体现中医整体观防治战略的极端重要。
 
辨证论治
 
中医药的学科精华是辨证论治。在疫病防治中,将具有传染性、季节性发病的外感病定义为“疠疫”,其共性的病因是“疫气”,个性的表达尚有风寒暑湿燥火等病邪的不同。中医的特点是轻病重证、轻因重药,这特别适宜于急性传染病病毒种类未明、治疗药物不清的应急防治。新冠的中医治疗原则是辨证论治,在不苛求共性标准中求疗效,取得了很好的疗效。
 
生态药性
 
中药以植物药为主,起源于“神农尝百草”,历经几千年的试验传承,将中药区分为上品、中品、下品,基本明确了内含物及毒性。并通过炮制、配伍等方法去其毒性。故中药的安全性比抗病毒类的化学药品高,能最大限度避免其毒副反应和修复化学药品的毒性损伤。并且中药能就地取材、快速选药,形成一组生态性、疗效性俱优的协定处方,即时即用、灵活快捷。中药的生态性和快捷性源于历史的积累、当代的智慧,已成为中医药学术体系中延伸传承的标配基因,是适宜当代抗疫的重要因素。
 
大医人文
 
根植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中医药,中药,特别重视对人的厚爱。中医诊疗不但治病,更要治人。唐代孙思邈提出“大医精诚”之训,成为“医者仁心”践行者。这种对病抗击、对人仁爱的大医人文感动着整个中华民族,不断提升患者对中医药的亲和性、认同感,形成了难以削弱的中医药文化自信,进而产生的对中医药的信仰和信心是患者极大的精神力量,激励着患者勇于治疗、善于康复。并且精神状态可能发挥信心比药物更重要的作用,能动地调节自身免疫机制,增强机体抗病能力,有利于疾病的治疗和康复。这也是中医药的学术特性和赖以生存发展的优良基因,适宜于疫病猖獗时的精神慰抚。
 
民族独创
 
中医药对中华民族生存繁衍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它源于中华大地,凝聚着中华民族的智慧,属民族医学,为民族独创。这种独创,集中华传统文化之大成,具有基础性、源头性、引领性的地位,是独特的卫生资源、科技资源、文化资源,也是中医学术得以传承发展的基因片段。这种独创的传统医学,为中西医结合抗疫开创新模式,为中西药配合抗疫提供新方法,形成中国模式和中国方案,是提高抗疫效益的有效途径。
 
内外兼治
 
中医药治疗手段众多,主张针药并用、养疗结合、防治并进,是具有汤药、丸散、香包、、气功、运动操、穴位按压、汗蒸、药浴等多种方法,能多途径防治疫病。这种内外兼治、针药并用的传统方法,丰富了疫病的防治手段,也是一种中医药学术基因。以本次新冠的中医药临床实践来看,运用这些传统手段,具有切实的疗效,深受病人欢迎。中医药的药理特征是调节为主,对抗为辅。其中的调节主要是调动人体的阴阳平衡和免疫机制,这是抗病毒化学药品所缺乏的功能,而各种内外兼治形式的中医疗法能弥补这种缺陷,起到较好的“协和”“同济”作用。
 
综上所述,中医药具有多种独特的学术基因,这些基因传承着中医药学术再生和发展,与当今的抗疫要求高度契合。我们必须坚持中西医结合、中西药并用的方针,把这些学术基因保护好、复制好,为抗击疫情发挥独特的作用。(王建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