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中药空气消毒应用 空气消毒常用中药 消毒剂的使用情况

中药空气消毒在复工复产中的应用探析
 
2019年12月自湖北省武汉市相继发现多例新型冠状病毒(简称“新冠”)病例以来,新型冠状病毒暴发已成为“国际紧急公共卫生事件”。为尽快恢复正常生活,各行各业逐渐复工复产,然而新冠可通过接触传染,并可能通过气溶胶传播,为疫情防控带来新的挑战。本文从中药空气消毒角度探索中医防疫的传承与创新,以期为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力量。
 
1 中医对新冠的认识
“疫”字最早记载于先秦文献。《说文解字》释曰:“疫者,民皆疾也”。古文献中“疠气”“时毒”“温疫”等皆属疫病之类,即现代医学的传染病,与人们所说的外感疾病不同。陈延之认为伤寒与时行瘟疫不同。吴鞠通曰:“疫者,疠气流行,多兼秽浊。”说明导致疫病之邪并非普通外感病邪,而是疫疠毒气。吴有性认为“疫者,感天行之疠气也……无论老少强弱,触之者即病”,突出疫病多发病急骤、易于流行。《周礼·夏官》记载:“以索室殴疫,大丧。”曹植形容疠气流行:“家家有僵尸之痛,室室有号泣之哀。或阖门而殪,或覆族而丧。”描述了疫病传染性强、病情危笃。新冠发病急骤、易于流行、传染性强及病情危笃,从其性质看,属中医“疫病”范畴。其病因为感受疫戾之气;基本病机可概括为疫毒外侵、正气亏虚两方面;病理性质涉及毒、湿、(寒)热、虚、瘀;病位从脏腑分主要在肺,其次为胃肠,危重期可见多脏器损伤。
 
2 中医防疫原则
中医医家在防疫方面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《素问·刺法论》曰:“五疫之至,皆相染易……不相染者,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,辟其毒气,天牝从来。”明确疫病预防的基本原则为“存正气”“辟毒气”,即把握正和邪两大纲领。《》多次阐述固护正气、辟毒气的必要性。《素问·金匮真言论》曰:“藏于精者,春不病温。”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提及:“恬淡虚无,真气从之,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。”先人总结防疫应以预防为主,如隔离检疫、消毒等,以阻击疫情的蔓延。其中,中药空气消毒法不但能消毒空气、祛毒祛疫,还可扶助人体正气,增强人体抵抗力。这一防疫措施恰恰体现了精华———治未病思想。
 
3 中药空气消毒应用概况
3.1 中药空气消毒沿革
中药空气消毒法是通过芳香辟秽祛邪药物以自然挥发或燃烧的方式,作用于人体呼吸系统和皮肤而消毒。虽然我国古代并未系统提出中药空气消毒概念,但很早便将空气消毒法应用于临床。空气消毒防疫最早见于殷商时代。敦煌莫高窟中的“殷人罐火防疫图”即为殷商时代用火燎的方式杀虫防疫。由此可见,我国传统的空气消毒防疫方法已有3 000多年历史。到西周时期,宫廷更是设立专门掌管熏香的官职。《周礼·秋官》记载:“剪氏掌除箜物……以莽草熏之,凡庶虫之事。”说明西周时期人们多用烟熏法驱灭虫害。完整的空气消毒药方则在晋代出现。葛洪提出了中国古代最早的空气消毒药方,如太乙流金方、虎头杀鬼方等。其中,太乙流金方在历代文献中引用次数最多。到唐代,孙思邈继承并丰富了这种防疫思想。他倡导大疫之年可用熏烟法防疫,多因“微火烧”可更好地释放中药中的有效成分,从而充分发挥防疫作用。《备急》提到的防疫药物使用方法还有悬挂、佩带等,剂型也有丸剂和散剂的不同。明·王肯堂曾用水磨雄黄涂于鼻的方法防疫。龚信在《古今医鉴》中记载:“正月初一平旦,焚一炷(神圣辟瘟丹)辟除一岁瘟疫邪气。”至此中药空气消毒疗法的记载已相对完备。清·叶天士曰:“夫疫为秽浊之气,古人所以饮芳香……以袭芬芳之气也,重涤秽也。”可见古人多用芳香辟秽药以达清新空气、辟秽防疫的目的。至今,在中国民间还尚有在端午节用、熏房间驱瘴除秽的习俗。由此可见,传统的中药空气消毒法用于辟瘟防疫的历史悠久、形式多样,但主要以烟熏法为主。
 
3.2 空气消毒常用中药
常用于防疫的中药,矿物类有雄黄、雌黄、朱砂、矾石等,盖因雄黄、朱砂等药物有一定毒性,所以用其杀虫灭毒。植物类有、、皂荚、等,其中以、最具代表性。因为、气味芳香雄厚,能除恶气辟秽,所以古人往往在时疫之年应用。《本草正义》曰:“……最能驱除秽浊恶气……宜焚此物而后居之。”《松峰说疫·避瘟方》中言:“密以病人床四角……不染。”鲍相璈曾用末、捣丸熏烧,以免时疫之染。李时珍认为皂荚、檀香、降真香、苏合香等并烧,可辟瘟疫。
 
4 中药空气消毒现代研究
4.1 消毒剂的使用情况
目前常用的空气消毒方法有紫外线照射法和化学消毒法,虽然都有一定的杀菌效果,但紫外线只能对直接照射到的表面消毒,而且对细胞有杀伤作用,所以照射期间人们不能在室内工作。化学空气消毒剂的缺点是有刺激性,长期低浓度接触也有一定的腐蚀性,长期使用可腐蚀机器线路和缩短使用寿命等。含氯消毒剂属于使用最广泛的一类化学消毒剂,有研究表明,传染病疫源地现场应用含氯消毒剂后,直接、间接接触的人员均有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,主要以流泪、、、打喷嚏和流鼻涕等刺激反应为主[1]。过氧乙酸消毒后,人们会出现眼部、呼吸道等轻微刺激症状。全国多地因居民不当使用酒精等消毒剂,引发火灾、中毒等意外伤害事件。现代中药空气消毒剂多种多样,其效果在现代研究中也有迹可循。
 
4.2 中药空气消毒的有效性
药理学研究证实,、等防疫药物具有抗细菌、真菌和病毒活性及杀灭昆虫活性的作用。在抗击传染性非典型(SARS)疫情中,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将烟熏空气消毒法与化学、物理空气消毒法结合,该院无1例SARS院内感染[2],为新冠疫情阻击战提供了新思路。有效成分酮可杀灭H3N2、H5N1甲型病毒和乙型病毒[3],因此可用于预防甲型、乙型。中药空气消毒法不但对细菌、病毒及空气中自然菌和昆虫有灭活作用,而且可在有人情况下实施。
 
4.3 中药空气消毒的持久性
研究证实,、等中药空气消毒剂不但对室内空气中的病菌具有一定杀灭效果,而且时间持久,优于紫外线照射法消毒效果,值得临床推广使用[4]。如范红英等[5]比较妇科病房用复方中药提取液消毒与紫外线消毒效果,发现30min后细菌菌落均明显下降,但14h后紫外线消毒病房杀菌效果消失,而中药空气消毒的病房仍然保持25.6%的灭菌率。李长兰[6]发现中药熏蒸消毒60min效果较优,与紫外线消毒效果基本相同,且能保持更长时间。
 
4.4 中药空气消毒的安全性
中药消毒剂因其消毒效果理想、对人体无害、对物品无腐蚀,可提升室内人员的空气满意度及气味舒适度等特点,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。如梁玉玲[7]发现香薰中药消毒剂安全无毒,较过氧乙酸更易为患者接受。此外,日常适量吸入、熏蒸烟雾,有扶正、平喘祛痰的作用,中药方剂,可预防流行性。
 
5 建议方
笔者通过对古代文献及现代研究的总结,自拟苍艾辟秽方以供人们日常防疫辟秽,也可用于预防。取艾绒70g,20g,皂荚5g,与皂荚研粗粉,与艾绒混匀,按照艾条制法,做成辟秽艾条5根。每日取辟秽艾条一根置于香炉中点燃,缓慢释放药烟,半小时后打开门窗,连续使用直至疫情基本控制。该方孕妇禁用。方中辛香温燥的为君,透达,祛湿;配合芳香类药物为臣,行气化湿;以皂荚为佐,开窍祛痰,辟秽醒神。三药配伍,共奏扶正辟秽祛邪的作用。
 
6 结语
据统计,我国从西汉到清末发生过320多次大型疫病。中医不但对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卓越贡献,而且在华夏儿女抗疫斗争中保驾护航。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时,要充分发挥中医药治未病及防疫优势,为抗击疫情贡献中医力量。目前正值全国复工复产,笔者认为中药空气消毒值得推广,可以在医院、社区、办公地点和家庭等人员密集的场所应用,在新冠的防治中发挥重要的临床应用价值。
 
参考文献
[1] 袁月,张秀,杨滢,等.援非抗击埃博拉现场消毒使用含氯消毒剂对工作人员的不良反应[J].中国消毒学杂志,2015,32(4):320-322.
[2] 曾薇,袁劲松.中药空气消毒研究进展[J].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,2004,14(1):44-46.
[3] 石书江,秦臻,孔松芝,等.抗病毒有效成分的筛选[J].时珍国医国药,2012,23(3):565-566.
[4] 王惠.叶烟熏比较紫外线照射用于病房空气消毒的效果观察[J].中医临床研究,2013,5(1):100.
[5] 范红英,毛红妹.复方中药提取液加热挥发用于妇科病房空气消毒的效果[J].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,2018,16(23):83-84.
[6] 李长兰.中药煮沸熏蒸在感染科病房空气消毒效果观察[J].中医药临床杂志,2012,24(7):677-679.
[7] 梁玉玲.香薰中药消毒剂对病房消毒的实验研究[J].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,2015,13(1):138-139.
 
来源: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:任洁 王紫茵 陈燕清 刘派 芦玥 赵勇 李廷荃
山西中医药大学 山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