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一“枕”清凉入梦来

枕头是睡眠的伴侣,恰如人们所吟道:“谁说绣枕小,夜夜有好梦。”而一些对健康有益的药枕,如枕更为人们所喜爱,民谚云:“菊枕常年置头下,老来轻身眼不花。”
 
药枕因对健康有一定裨益,历来受人喜爱,如有绿豆枕、蚕桑枕、决明枕等。宋代诗人陆游素有“收菊作枕”的习惯,其《剑南诗稿》记载:“昔年二十时,尚作菊枕诗。采菊缝枕囊,余香满室生。如今八十零,犹抱桑荷眠。榕下抚青笛,意气春。”他还留下了不少赞咏枕的佳句,其《老态》诗云:“头风便枕菊,足痹倚藜床。”在《偶复采菊缝枕囊凄然有感》写道:“采得作枕囊,曲屏深幌闷幽香。唤回四十三年梦,灯暗无人说断肠。”元代文学家马祖常写诗赞美枕保健作用:“半夜归心三径远,一囊秋色四屏香。”中药也常用于制枕,宋代诗人黄庭坚在《种决略》中写道:“枕囊代曲肱,甘寝听芬苾。老眼愿力余,读书真成癖。” 诗人盛赞枕清热、助眠的作用。明代诗人朱之藩的《决明甘菊枕》诗:“无如药裹最相安,熟寝通宵即大丹。”寥寥数语道出了用、做成的药枕使人睡得香、赛过仙丹。
 
枕头入诗历史悠久,《诗经》中就有“辗转伏枕”之吟唱。唐代刘禹锡有诗赞曰:“纵使凉飙生旦夕,犹堪拂拭愈头风。”诗人认为枕头不仅可以乘凉,中药方,且可以治头风。唐代岑参的“枕上片时春梦中,行尽江南数千里”道出了枕头、梦境、睡眠、健康的关系。唐代杜牧的“永日一欹枕,故山云水乡”别有一番意境。有趣的是,古时有的瓷枕两侧刻有诗句,谓之枕上题诗,如“久夏天难暮,纱厨正午时。忘机堪昼寝,一枕最幽宜”“半窗千里月,一枕五更风”等,这些题枕诗句道出了夏夜里枕着瓷枕入眠,凉爽恬然的情景。相传,清代乾隆皇帝喜爱清凉沁肤的瓷枕,有一次得到一个瓷枕后,不禁诗兴大发,题诗曰:“瓷枕通灵气,全胜玳与珊。眠云浑不觉,梦蝶更应安。”
 
古往今来,人们常以书为枕,恰如古人所吟道:“三更有梦书作枕。”枕边书墨香,枕着枕头看书,古已有之,宋代词人李清照在《摊破浣溪沙·病起萧萧两鬓华》中写道:“枕上诗书闲处好,门前风景雨来佳。”词人枕上翻书、家中观景,情趣盎然。(缪士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