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读叶天士诫子辞有感

清带医家王士雄《归砚录》卷二载:“长洲沈归愚尚书《香岩先生传》云:君名桂,字天士,号香岩……没年八十……临末诫其子曰:医可为而不可为,必天资敏悟,又读万卷书,而后可借术济世,不然鲜有不杀人者,是以药饵为刀刃也。吾死,中医养生,子孙慎毋轻言医。”
 
清代医家叶天士在临终前对子孙说可以“为医”的两个基本条件,一是天资敏悟,二是读万卷书。用现代话来说就是智商情商双高,勤奋刻苦兼备。为什么要“读万卷书”方可为医呢?这里面的道理与中医知识体系庞杂的特点有关。
 
溯源中药的发现和使用可知,中药源于某种“物品”被发现可以治疗某种症状,于是该物品就被归为药品范畴,这是“偶然发现”阶段。有心人再遇相同症状时就会再次使用,一次次的重复实验使偶然发现上升为“经验”。历经千百代、亿万人,这些经验越来越丰富。但是,这些经验不是一时一地一人所得,就难免导致经验相对零散,不便记忆和传播。有人将零散经验分割、整理、归类,需要经过去伪存真、辩证扬弃,要做到这些就得多读书、勤临证、善思考。
 
药王孙思邈也曾说学中医要“博极医源,精勤不倦”。“博”就是广泛,“源”就是临证一手资料、原始经验。正因为历代记载的经验太多,故而需要广博的学习,需要专心、勤学、不中断。孙思邈、叶天士二位先贤虽相距五百年,然默契之密,不容一发。孙思邈泉下有知,当引叶天士为知己;使叶天士泉下有知,又谁堪为叶之知己?知之易,知行合一难。(孙金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