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养生湖的传说

走出冀州(现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)古城西9公里,在衡阳路不远处东望,绿荫深处有两个咫尺相连的村庄——冯家庄和狄家庄。两村之间有个清澈见底的冯庄小湖,平静不漾的湖水没有一丝涟漪,看不出它的年龄,一泓湖水沉默成千年历史文化的地标。湖西边是块绿地,一条U形小路把两村颓废的古寨墙连理一体,勾起人们对湖泊久远和厚重历史的记忆。
 
有人说,在农耕文明以前,也就是在使用老土井以前,先祖都是食用这个湖的水。得益于天地的钟灵毓秀,历代两村百姓福寿绵长,当地人叫它养生湖。由此产生的民间故事,似如湖中乳白的苇根,深深蔓延在人们的心底。对于一个生于斯、长于斯,钟爱这片家园的笔者来说,用文字钩沉那些遥远神奇的传说,总感到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。
 
早春,万物复苏,竞相争奇斗艳。夏夜,月亮透过微风摇摆的叶片将细碎的银子筛落在小湖周围,夜莺伴着蟋蟀的鸣唱为这块宝地增添了活跃生动的气氛。
 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湖泊西边有个打麦场,旁边有个简陋的小屋,冯家庄生产队叫一个60多岁的独身老人在此看场寄住。老大爷一生没上过学,也没有过硬的手艺,值得炫耀的就两件事:一是常爱在沟坎野地采集中草药,自制养生长寿丹、避瘟丸、伸腿瞪眼丸等中药;二是喜欢絮絮叨叨讲一些小故事。
 
站在小湖西岸向东眺望,燕子从水面飞过,鱼儿在水中游玩,双双水鸭在草丛中交颈而眠。两岸葳蕤的杨柳相向倾斜。杨叶儿在微风的吹拂下轻声吟唱,柳姑娘摇曳着长长秀发与水嬉戏。女贞子、子叶尖儿挂着晶莹的水珠,宛如一盏盏水晶灯,为垂钓者指明前行的小径,那些慕名而来的打鱼人每次都是舱满而归。
 
“知道这个养生湖来历的人不多了。”老大爷指着眼前这片美水之地意味深长地说。相传,从开辟羿射九日,到大禹治水始于九州之首,天上只盛了一个太阳,地上只盛下了一海九泉一澶渊。一海,乃东海子,即今之衡水湖。九泉,是香冷泉、伴山泉、温泉、东合泉、潢山泉、孝安泉、广汾泉、汤泉、濯垢泉。一澶渊,中医书籍,即今之这个古湖了 。
 
西汉年间,冀州瘟疫流行,民生凋敝。狄家庄有个叫邳彤的青年,立志为民防疫治病,济世行医。他悉心种植中草药,学习中医药理,研究古籍,遍访名医求教,走遍九州八十一县,搜集民间偏方验方,专用这湖水泡制中药,施医为民,“普及群生”。不到三年,名扬九州。
 
消息传开,前来拜师学艺者络绎不绝。弟子们学成后四海行医,疗效总不尽人意,回头拜师问道。邳彤说:中医讲究治病不如防病,防病就是养生。养生之道重在与天地相参,与日月相应,与四时和序。同一方子与煎药水质、煎具、浸泡、用法等多种自然因素密切相关。这一澶渊与东海子及九泉一脉相通,天赐之水“龙宫神妙”,如同淮橘为枳。正如《》所言“法于阴阳和于术数”。从此,人们就把这一澶渊视为神湖了,代代相传,不知哪个年代又把它叫作养生湖了。(陈杰勇 陈振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