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医者不可恃己所长经略财物

清代纪晓岚所著《阅微草堂笔记》记载了一则一位医者欲以医技满足个人私欲而不顾患者死活的故事,结果医者受到了严厉惩罚,给人许多启发。
 
故事是说,安徽歙县有一名叫蒋紫垣的人,以医为业,此人“有解砒毒方,用之即痊”。按说有此技当救人为先,但蒋紫垣有个毛病——“必邀取重赀,不满所欲,则坐视其死。”也就是说要请他解砒毒必须给予重资,否则不予以治疗,任由患者中毒而死。有一天,蒋紫垣突然暴死,因他贪财不救而死于砒毒的患者有9人,所以在阴间被判九世服砒霜,以示惩戒。最后,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,虽然“吾悔晚矣”,但还是将解砒毒之方公布于世,希望以此赎罪——多救一人他就可以少受一世服砒霜之苦。其解砒毒之方是“以一两,研为末,水调服之”。这个方是否有效且不说,中药方剂,但蒋紫垣最后能够主动公开,表明已有悔过之心,只是未免有些太迟了。
 
无独有偶。《阅微草堂笔记》还载有一篇《疡医》,大意是说南皮有位善治疮病的医生“艺颇精”,但“好阴用毒药”即喜欢暗中给病人下毒药,目的是向患者“勒索重资”,如果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就不给治疗,结果就是患者“必死”。有一天,他的儿子被雷震死了,其后也再没有人请他治病了。人们认为,一般的罪过上天只惩罚作恶者本人,只有罪大恶极者才殃及其后代子孙,这次上天没有惩罚他本人却将他的儿子震死,不是刑罚失当,而是对他更大的惩罚。
 
这两个故事有相似之处,给人许多警醒。仅就医技而言,一个“用之即痊”,一个“艺颇精”,医技不可谓不高明,但两人都有贪财的缺点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爱财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们竟以医技要挟患者,一旦不能满足他们的非分要求,患者就会有生命之虞,其所作所为令人不齿。老子有言:“人行阳恶,人自报之;人行阴恶,鬼神害之。”两人的下场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 
有技无德非良医,自古名贤治病,多有仁爱之心。即便不能做到“见彼苦恼,若己有之,深心凄怆。”但至少能做到“定志”“一心赴救”,鲜有“自逞俊快,邀射名誉”者,“恃己所长,经略财物”更被医者禁止。以上两个故事固然有迷信成分,但颇有教益,至今仍有教育意义——自古及今,一旦违背了为医者的基本良知,便会遭到相应的惩罚。(韦钦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