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香佩疗法在疫疠预防中的应用探讨

新型冠状病毒 (coronavirusdisease2019, COVID-19),简称新冠肺 炎,属 中 医“疫 疠”“瘟 疫”“疠 气”“天行”“疾疫”等范畴。中医认为,疠气是一类具有 强致 病 性 和 传 染 性 的 外 感 病 邪,疠 气 侵 袭 机 体 导 致 疫 疠发生。新型冠状病毒可归属于“疠气”范畴。

香佩疗 法指 将 具 有 醒 脾 润 肺、通经活络作用的芳香药物制成 香囊或 服 器(如 护 膝、口 罩、坎 肩 等)佩 戴 于 身 上,通 过 口鼻吸入和 经 皮 肤、经 络 穴 位 吸 收 方 式,使 气 机 调 达, 通 畅,发 挥 辟 浊 气、防 疾 病 的 功 效。现 代 研 究 表 明,芳香类中 药 具 有 调 节 免 疫、抑 制 流 感 病 毒 等 作 用, 可用于空气消毒及预防流行性等[1-5]。新冠疫 情发 生 后,中药,熏 艾 及 佩 戴 中 药 香 囊 等 成 为 预 防 新 冠 肺 炎 的重要方法[6-7],香佩疗法在湖北省、甘肃省、宁夏回族 自治区、江西省等地被推荐使用,如 佩 戴 中 药 辟 瘟 囊 (、大 黄、柴 胡、苍 术、细 辛、吴 茱 萸)[8]。

本 文 通 过 查阅 香 佩 疗 法 相 关 古 籍 资 料 及 现 代 文 献,从 中 医 基 础 理论 角 度 探 讨 香 佩 疗 法 预 防 疫 疠 机 制,以 期 推 动 香 佩 疗法的临床应用,充分发挥中医药防疫的优势。

1 “三虚”相合易发疫疠

《素问·刺法论》言:“天地迭移,三年化疫,是谓根所 见……厥阴失守,天以虚,人气肝虚,感天重虚……人病 心虚,又遇君相二火司天失守,感而三虚。”《素问·本病 论》言:“失之迭位者,谓虽得岁正,未得正位之司,即四时 不节,即生大疫……人之五脏,一脏不足,又会天虚,感邪 之至也。人忧愁思虑即伤心,又或遇少阴司天,天 数 不 及,太阴作接间至,即谓天虚也,此即人 气 天 气 同 虚 也。 又遇惊而夺精,汗出于心,因而三虚。”笔者认为,一虚即 人体五脏的某一脏之气不足;二虚指天虚,即遇与该脏五 行属性相同的司天之气所致的气候异常;三虚即在人气 与天气同虚基础之上,又遇情志刺激,或饮食起居失节、 过劳、外感等。三虚相合,外内相引导致脏腑精气、神气 失守,发生瘟疫。现代医学认为,异常的气候及环境易导 致病原微生物的滋生及传播,从而导致传染病的发生和 大流行,与“三虚”相合理论关于传染病发病的认识一致。

2 香佩疗法预防疫疠的历史

早在殷商时期,人们就采用佩戴、熏烧或悬挂某些具 有芳香气味的药物驱赶害虫,防治疫病。《山 海 经·西 山经》曰:“有 草 焉,名 曰 薰 草,麻 叶 而 方 茎,赤 华 而 黑 实,臭如蘼芜,佩 之 可 以 已 疠。”《中 藏 经·疗 诸 病 药 方 六十道·丸》言:“治传尸……霍乱吐泻,时气瘴 疟。”晋代战争频繁,瘟疫流行,“转相染易,乃至灭门”。 《外台秘要》卷 四 引《肘 后 方》所 载 葛 洪 名 方“辟 瘟 粉”, 将其洒于身上,或涂抹皮肤,可“避瘟”。长沙马王堆一 号汉墓出土了一批含有辛夷、茅香、肉桂等芳香类中药 及盛有药物的熏罩、熏炉、香囊、药枕等,提示应用芳香 药物辟秽 法 历 史 悠 久。唐 朝 时 期,我 国 引 进 大 量 外 来 香料,如檀香、沉 香、龙 脑 香、安 息 香、苏 合 香、乳 香、广 等,香佩疗法应用达到鼎盛时期。《一 切 经 音 义》 记载:“香囊 者,烧 香 器 物 也,以 铜 铁 金 银 昤 昽 圆 作,内 有香 囊,机 关 巧 智,虽 外 纵 横 圆 转 而 内 常 平,能 使 不 倾。”可见,香佩疗法在扩充药物种类及香囊工艺制作 方面均有 发 展。《理 瀹 骈 文》言:“将 诸 药 研 末,绛 囊 盛 之,佩于胸前,能避邪。”[9]中国民间亦有“戴个香草袋, 不怕五虫害”之说。

3 香佩疗法预防疫疠的作用机制

香佩疗法是主要运用芳香类药物的气味治疗疾病 的一种中 医 外 治 法。《理 瀹 骈 文》言:“凡 病 多 从 外 入, 故医有外治 法,经 文 内 取、外 取 并 列,未 尝 教 人 专 用 内 治也。”又言:“外 治 之 理,即 内 治 之 理;外 治 之 药,亦 即 内治之药,所 异 者 法 耳。”[9]指出外治法与内治法辨证 用药之理相通,只是给药方法、吸收途径不同。香佩疗 法可通过药物芳香辟秽、扶正祛邪。

3.1 芳 香 辟 秽 芳 香 类 中 药 制 作 的 香 囊 具 有 良 好 的 抗菌、抗病 毒 作 用。《本 草 纲 目》记 载:“沉 香、蜜 香、檀 香、降真香、苏 合 香、安 息 香、詹 糖 香、樟 脑、返 魂 香、兜 、皂 荚、古 厕 木,并 烧 之,辟 疫。钓 樟 叶 置 门 上。” 《神农本草经》记载:“香者,气之正,正气盛则除邪辟秽 也。”使用芳香药物能借其清正之气,辟除秽浊邪气,以 净化空气,防病固本。现代研究表明,中药香囊对空气 中的细菌有一定的清除作用,可净化空气[3];中药香囊 挥发油具有 较 好 的 抗 呼 吸 道 合 胞 病 毒 能 力[4];辟 秽 香 囊有抗甲型、乙型病毒的作用[5]。

3.2 药物药性的四气五味阐述扶正祛邪 香佩疗法主 要通过芳香类药物的“气”“味”发挥作用,《本草问答》记 载:“香善走,故透达脏腑而无所不到。”《神 农 本 草 经》载:“凡药香者,皆能疏散风邪……凡芳香之物,皆能 治头目肌表之疾。”芳香类药物芳香走窜,可行于人体经 络百骸,通经活络,畅通则气血通达,气血津液布散 正常。芳香类药物多属五味辛或苦。辛味主发散、行气、 ,既有散邪之功,又有补益之效。《本草备要·药性 总义》言:“辛者,能散、能润、能行。”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 曰:“阳气者,若天与日,失其所,则折寿而不彰;故天运当 以日光明,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。”新冠因湿毒侵 袭、气机升降失调,导致机体肺气失宣,或夹寒、化燥、伤 阴等,耗伤正气,损及脾肺,甚者窍闭神昏[10],治以辛味 开散、苦味降泄,调畅 气 机,使 邪 祛 正 复。肺 主 气,司 呼 吸,主皮毛。辛入肺,走气,开通玄府。玄府为气机升降 出入的通道,辛味药可开通玄府腠理,升降气机,补润肺 之津液,使正气来,邪气祛。中医认为,辛味药在六经中 具有通阳、护阳、运阳及回阳作用[11]。《医旨绪余·治肾 消》言:“肺为五脏华盖,若下有暖气,蒸则气润,若 下 冷 极,则阳不能升,故肺干而渴。譬如釜中有水,以火暖之, 其釜若以板覆之,则暖气上腾,故板能润。若无火力,则 水气不能上升,此板终不得润。火力者,腰肾强盛也。五 行中肺主金,肾主水,金生水,金水相生以滋肾水,故辛能 通阳、护阳、运阳及回阳。”因此,辛开苦降是防控疫疠的 重要方法[12],芳香类药物是祛邪辟疫的重要药物。苦味 主燥湿、降泄,可运脾,强脾胃,如燥湿,苦 降逆平喘[13]。《素问·脏气法时论》言:“肾苦燥,急食辛 以润之,开腠 理,致 津 液,通 气 也。”《神 农 本 草 经 疏》言: “气味辛温而芬芳,香气入脾,辛能润肾,故为开脾胃之要 药,和中气之正品,若兼肾虚,气不归 元,非 此 为 向 导 不 济。”芳香药物可醒脾、运脾、润 肾,达 到“四 季 脾 旺 不 受 邪”的目的。现代研究表明,芳香类中药对机体免疫系统 有良好的调节作用,可增强机体防御病原微生物感染的 能力,如广、、等[14-15]。刘龙等[1]发现辟秽 防感香囊能增强免疫低下状态小鼠的免疫功能,提高呼 吸道黏膜免疫功能。纪战尚等[2]发现防感香袋对反复呼 吸道感染患儿有明显的免疫调节作用,可减少患儿呼吸 道感染的发生频率。庄长兴等[16]应用改良十香丸中药 香囊预防小儿体虚,疗效良好。

4 小结

香佩疗法在我国应用历史悠久,具有芳香辟秽、扶 正袪邪的作用。芳香类中药味多辛苦,可入肺脾肾经, 具有润肺 补 肺、健 脾 强 肾、通 经 活 络、扶 正 祛 邪 之 功。 目前,新冠存在无症状感染者,加大了疫情防控的 工作 难 度,中 医 药 在 抗 疫 防 疫 过 程 中 发 挥 了 巨 大 的 作 用,为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赢得了宝贵时间。香 佩疗法作为 防 治 传 染 病 的 有 效 疗 法,具 有 经 济、美 观、 有效、安全、适用性广等诸多优 势,也 是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的美好体现,值得推广应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