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浅谈蒙梯喷洒整骨法

蒙医整骨法,据史书记载,最常见于元代前后。由于蒙古人从事畜牧业和狩猎.故在骑马、射箭、摔跤中经常发生跌伤、骨折、脱臼、脑震荡等创伤。因此就积累了不少整骨及治疗方面的经验。

蒙医整骨术精髓可归纳为贯穿“三诊、六则、九结合”施行的自然整骨疗法。三诊:眼看、手摸、心想,通过三诊透其形、观其气、断其本、摸伤肢、悟骨变、定方向;六则:手法复位、夹板固定、喷酒按摩、蒙药辅助、饮食调节、功能锻炼;九结合:动静结合、内外结合、意气结合、形神结合、三诊与X线结合、医患结合、手法与喷酒结合、骨骼与软组织结合、局部与整体结合。“三诊六则九结合”是三合一体的非手术整骨疗法,它们互相弥补,调理整个身体的寒热虚实.促进骨伤患者自我修复的主动能力。根据自然界的变化.社会的发展,人类的进步.经济的发达,总结古今中外的先进经验,结合祖传整骨临床实际,蒙医整骨术在施行骨折整复固定后,借助X线片、物理、化学仪器等现代器械,结合三诊检查骨折位置、骨折方向、骨折类型。用手法、压垫、夹板、沙袋挟挤、牵引等方法适时矫正骨折断端、正确处理。

喷洒整骨法是生物力学疗法、精神疗法、气功疗法、生理与心理疗法结合的一种顺其自然、身心兼治、气血为师,巧妙手感,以力对力手法,回归自然,封闭、自我、能动的奇特疗效的功法。气是一切生命活动的根本。人在“气”的运动中相感相应。医生喷酒的口哨声是利用声波的穿透性做到意到、气到、酒到、药到、声到,以声带气,气随意走,血随气行,血随流通,骨折修复好;酒为食物之圣,酒与药能疏通气运。医生用内元气喷出的药酒(冷)到患者的伤肢(热)使得毛细血管、汗毛孔自舒展开,则减轻瘀积血压力,中药方,散发伤处热量,疏通血液循环,温经通络,补气养血,起到消炎、清瘀、散肿、止痛的作用;心理影响生理,生理影响血液的循环。医生喷药酒的“哨声”的短暂的暴发性的声音,它的作用是顿时分散患者的注意力,瞬间消除其各种杂念,转移因骨折带来的忧虑和情感,提高疼痛阈值,乃至产生愉快的感觉,放松伤肢肌筋,稳定情绪,激发和调动患者人体的应激本能,产生强烈的自我修复欲望而进入到有利于主动,能动复位与自我修复的意识状态。如此可收到心理生理并重,身心兼治,达到治疗目的。

肢体是人体的运动器官,它是以关节为枢纽,以骨能为支架,以肌肉收缩为动力而进行运动的。当肢体受到强大暴力或因肌肉的强烈收缩造成骨折,骨折断端受外力作用和肌肉的牵拉而移位,肢体因失去骨的支架作用而丧失活动能力。骨跌伤错落、断而两分、折而陷下、碎而散乱、枝而傍突、短而重叠,把骨折规律,骨折类型,移位方向在大脑中形成立体影象,然后针对移位反方向因势引导,以力对力手法加以巧妙手感,用抖提压推,拢挤捏拿,折顶回触等手法使断者复续,陷者复出,短者复长,突者复平,歪者复正,碎者复完,转者复归,错者复正。有螺旋骨折,则采用转压法复合;有斜性骨折,则采用拿压法挨贴;有粉碎性骨折,则采用捏拿法复完;有嵌人性骨折,则采用钩拉法复正;有撕脱性骨折,则采用捏压法复归;有压缩性骨折,则采用抖压法整形;有塌型骨折,则采用提推法复起;有高突,则用按压法复平;有分离,则用推拿法接合;有重迭,则用折顶法复对。由于这种功法简便实用而且整复时间短,顺应人体的自我复位能力、主动能动复位。

整复过程中充分体现了能动性与手法统一,患者与全身归一,人与环境协调的整体观思想。所以,患者精神振奋,而不痛苦,骨折愈合快,功能恢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