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推广中医药文化与特色

当中医药和诗词完美结合 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

一曲《水调歌头·汤头拾趣》可收纳三十个药方名称。药名诗、本草诗、诗……诗词中的药,将中医药的博大精深与诗词的优美韵律完美结合,既便于记忆,也体现了“儒医”的文化底蕴。

诗词中也有中医药 读诗学药寻找儒医文化

中医药与诗词

药名诗

一年元宵节夜,老友在花灯会猜灯谜,电话求助,抛来一句诗:“天上碧和露种,日边红倚云栽”(打一中药),谜底自然是凉血的。眼下又临元夜时,诗词里的中药们,又要登场了吧。
“是草皆为药,无山不出云。”作为极具观赏价值和食用价值的植物,许多中药如、芍药、菖蒲、、丁香等,皆为清供佳选、诗中常客,单单《诗经》《楚辞》中的中药已不在少数,却算不得严格意义上的中药诗。算得上的,要数药名诗。
药名诗多取当归、熟地、益智等字面含义,或以谐音字隐藏药名,或为药名之谜面,或以药名分嵌于词之首尾,读来不觉有回环往复之趣。古来文人多涉猎医书,盖为求文字之乐,诗客骚人多有药名诗传世。
《西游记》也多用药名诗,可见此风之盛。时辛弃疾《定风波》邀医生马荀仲同游,词曰“山路风来草,雨余凉意到胡床。泉石膏肓吾已甚,多病,提防风月费篇章”,暗藏木香、禹余粮、石膏、防风等药,可谓工巧。最后“湖海早知身汗漫,谁伴只甘松竹共凄凉”,甘松虽为中药,亦不失诗情。然若一味迁就药名,反损诗趣,故药名诗少佳作,如稼轩先生这般,已属不易。此类诗在工不在境,别有一番风味。
当然,穴名与药名一样可以入诗,梁朝编有《针穴名诗》。明朝李梃又作穴位即景诗,每诗合一景,如《野寺》“隐白云中一老僧,大都离俗少人憎,几回太白商丘过,汲取阴陵泉几升。”实写足太阴脾经5个重要穴位:隐白、大都、太白、商丘、阴陵泉,然老僧下山汲水之境如入画中,回味无穷。

本草诗

诗专写药性、药理的,确有医家专门研究,称为本草诗。清代赵瑾叔的《本草诗》、朱东樵的《本草诗笺》,陆典的《本草诗》为此类诗集代表。如赵堇叔写红花:“红花味辛温,火焙还教用酒喷。遍体疮疡苗可捣,天行痘疹子须吞。宣通枯闭经中滞,救转空虚产后昏。记取当归常共用,不愁燥粪结肛门。”将红花的性味、炮制方法、功效主治写入诗,清晰明了,易于记诵流传,不失为中医药文化与知识传承的有效方式。文人也做本草诗,苏东坡曾赞:“不谓蓬狄姿,中有药与粮,春为芡珠园,炊作菰米香。”毕竟药食同源,薏仁兼有二妙,诗也清新素朴。
下一页:养生诗